— 妖精的茶会 —

[一辉×瞬]战争之后

好棒好棒好棒!!!!!


关爱小火鸡:

电阻2期背景,不要纠结实力(>﹏<)

梗来自id=37399604

 

 

与帕拉斯的战争结束了,被封印的时间开始继续转动,受到波及而饱受创伤的地区在逐渐恢复元气。一切似乎都正步向正规——

 

希腊,圣域。

 

今天就和过去所有的日子那样平淡。天空高远的蓝色画布上点缀着软软的白云,星矢站在自己所属的射手宫外,望着远方飘来的积雨云,堆积在一起的厚厚的云层像是白雪般粘在一起。

 

“起风了。”他喃喃着说道,任自由的风迎面而来,吹起花草和落叶,让人难以睁开眼。

 

这天的上午,他在圣域的墓园内,与剩下的不多的圣斗士共同悼念因战争而失去了性命的同伴的灵魂。他看到女神雅典娜在念诵悼词时流露的悲伤之情,甚至不禁流下泪水。在那一刻,他只是沉默着低下了头。

 

就和无数逝去的和存活的圣斗士一样,星矢在走上战场的那一刻就将对死亡的恐惧抛弃,以雅典娜作为自己唯一的信念,无所畏惧。

 

直到尘埃落定之后,他才能毫无保留地松懈下来,为曾经的战友默哀和祈祷。在树立的墓碑前,终于感到那些生命不再存在于这世间的任何角落了。

 

葬礼结束的时候,还有许多人久久不愿离去。那之中除了战士,也有圣域附近村落的人,或者从别的地方赶来的普通人。啊,那些眼泪,他就是为了减少这些死别的苦痛而战斗至今的,却在这之间目睹了数不清的人间的伤悲。

 

“西装一点都不适合你啊,星矢。”紫龙走近他,替他把歪了的领带重新系上。

 

“抱歉,谢了……”星矢看了看自己的着装,想用轻松的语调说些什么,却止不住颤抖得就像是要哭出来那样。

 

“以后还是打算留在圣域吗?”与紫龙一同到来的是冰河,他对着星矢询问道。

 

“啊,我会守在沙织小姐身边。”星矢点头。

 

他们二人是在帕拉斯讨伐战中前来助阵的,但在更久以前,星矢和他们,还有另外的二人,曾经为了雅典娜闯入十二宫,参与诸神的战役,死里逃生,情同手足。应该说再也没有一段羁绊,会比这更深刻了。

 

“沙织小姐让我在圣域多待一阵,所以我会在水瓶宫吧……紫龙也差不多。”冰河简单地交代了一下,又关切地说,“你的脸色很不好啊,伤口还没有全好吧。”

 

“没事。”星矢摇了摇头。

 

“本来的话,我还在想……我们五个人,终于能再聚在一起了。”他低着头说道,刘海把失神的双瞳遮住,“啊啊,有多少年了?十几年都有了吧,龙峰都长这么大了。我上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才刚出生不久……”

 

事实却是,其中有一人的名字被清晰地刻在慰灵碑上,当然也永远不可能相聚了。

 

“瞬的死并不是你的责任。”紫龙按着他的肩膀,安慰道,“既然决定了要去最前线,他就已经有死的觉悟了。”

 

冰河沉默地看着瞬的墓碑,叹息着说:“一辉还是没来,我想他是不会来了吧。”

 

战争落下帷幕的那天,一辉就消失了,完全联系不上,连葬礼也不愿来参加。

 

星矢记得他是在紫龙他们之后才来的,这之前明明好几年都失去联络,却突然间地出现在了战场上,一点征兆都没有。他就和以前一样,还是喜欢这样悄无声息的生存方式。

 

那个时候,与帕拉斯的战争刚拉开序幕。

 

星矢独自在前线迎敌,作为增援的瞬的现身让他安心了不少,能把背后交给信赖的人的感觉非常怀念。他之前还幻想过如果遇到了瞬和其他三人,他会说什么,该是有很多很多想要知道的吧,战争结束以后也不迟。

 

他与瞬遇到了两个难缠的二级刻斗士,无奈被敌方拉开了距离,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找不到瞬在哪里了。

 

虽然心里焦躁不安,他仍是尽力专心于眼前的对手,过后再去瞬那里。

 

那一刻,他背后忽然传来巨大的响声。是某个高大的建筑物被毁坏和崩塌的声音,砖瓦散落在地上,碎石遍地,扬起一阵尘埃。

 

“瞬!”他心下立刻意识到不对,回头看去的时候被二级刻斗士从后方击中,重重地摔在地上。

 

他艰难地站起身,方才的消耗战中,他所对付的敌方早就一只脚踏进了地狱,他用最后一击解决了那个刻斗士,转身向崩落的废墟跑去。

 

首先映入眼中的是他遭遇的另一个二级刻斗士,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应该是被打败了。这么说来,这个被破坏的建筑物是瞬的攻击造成的吗?是这样的吧,他心里这么想,却怎么也找不到瞬的踪影。

 

“什么啊,我还以为传说中的圣斗士会有多强。”

 

从飞扬的灰尘间传来另一个陌生的声音,星矢循着声源看去,那里正站着一个他不认识的二级刻斗士。这个人,刚才明明是不在这里的,是中途来的吗?

 

“轻敌可不好哦,只不过打败了一个刻斗士而已就放松下来,所以才会被我打败的。”那个二级刻斗士轻蔑地笑着,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在他正前方的,是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瞬。他手上握着破碎了的圣衣石,应当是没有多余的力量再穿上圣衣了。但星矢还能看见他努力地喘息着,紧皱着眉盯着对面的刻斗士。

 

瞬还活着。

 

星矢不能保证自己一个人能对付得了那个状态全满的刻斗士,但至少他还有余力去救瞬。这样的话,只要避开那个刻斗士,总还是有办法的吧。

 

未来的他回想起这个时候的情景,只觉得自己真是乐观,为什么在什么时候都能抱着这么天真的想法呢?

 

也许就是这份在战场上的自负,才会招致接下来的结局吧。

 

他高估了自己的体力,在那么狼狈的状况下,他虽然挣扎着抢先到了瞬的身边,然而却没有力气把他带走,另一方刻斗士的铁拳带着戾气急速落下!

 

来不及了……星矢对那阵压迫感感到战栗,不由地低头闭上了双眼。

 

拳风却被突如其来的火焰切断了,星矢看着在他附近出现的圣衣的羽毛,那上面还残留着火苗,带着灼烧过皮肤时留下的焦味。

 

“一辉!?”星矢惊讶地望着那像风一样出现的男人。

 

“……”

 

没有给予一点回应,一辉仅仅是回头望了他和瞬一眼,就将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对手上了。对方似乎是被他的袭击给激怒,再次挥舞着拳冲上来。

 

星矢按着肩膀的伤处,退到后方,把战场暂时交给一辉。他虽说不喜欢这样临阵脱逃的做法,但也确实没有精力去应对那个刻斗士了。

 

“终于……来了……”瞬呜咽着说了什么,能够抬头看着一辉的背影已经用尽了他全部的力气。

 

“别乱动。”

 

星矢蹲下身查看他的伤势,致命伤贯穿了腹部,手脚上也布满了大小不一的伤痕。星矢想办法为他止血,即使如此,瞬的呼吸仍是越来越微弱,碧绿色的瞳孔只是空洞地看着一辉所在的方向。

 

“哥哥……”

 

“一定会得救的,再撑一下,瞬!”

 

星矢想把他的身体抬起来,却怕动到他的伤处,而瞬则是一点反抗的迹象也没有了,像是连疼痛都从感觉中剥离。

 

“瞬,醒醒。”星矢让瞬枕在自己的手臂上,一边叫着他的名字,不让他失去意识而睡去。

 

“一辉他来了啊,你不是很想见到他吗?他现在就在这里啊……所以,瞬……”星矢意识到话语的尾音在忍不住发颤,说出来的内容同样断断续续的。他说不下去了。

 

瞬虚弱地向他笑了笑,嘴唇一张一翕,星矢却听不见他在说什么,只能眼睁睁看着瞬眼角的泪水一滴滴落下。

 

星矢印象中,瞬从小时候开始就很爱哭,时常被欺负,总是给人很软弱的感觉。他或许并不适合成为一名战士,会造成这个结果该说是命运使然吗?可是在那么多次的杀戮以后,他依然能保有温柔而善良的本质,这和软弱是不一样的。

 

瞬往往比想象中要坚强,即使隐退后成为医者,他后来却还是走到了战场的最前线,这就是原因所在吧。

 

“抱歉,我来晚了。”一辉终于把那个刻斗士解决了,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走到星矢那里。

 

“还是那么强啊,一辉,这几年你都……”星矢钦佩地说着,到一半却说不下去了。

 

一辉不回话,也没有停下步伐,像个过路人那样径直从星矢身边路过。“走了,星矢。”

 

“啊,但是先要把瞬……”星矢摇了摇躺在他怀里的瞬,不断地唤着瞬的名字,然而瞬却没有再回答他,紧闭着双眼,仿佛睡着了一般。

 

“瞬?喂,瞬!”星矢大声地叫着,几乎要吼出来。

 

但无论他怎么努力叫喊,瞬都没有睁开眼睛,从伤口处汩汩流出的血液还带着温热的体温,那种温度让人的心都变得冰冷。

 

“不会吧……”星矢难以置信地看着瞬,不能接受他所看到的事实。

 

明明过去那么多艰苦的战役都一起走过来了,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就在出征的前两天他还收到过瞬的来信,询问着圣域的近况,还有下落不明的一辉的消息。

 

“星矢。”一辉顿住了脚步,却没有回头看他,“走吧。”

 

那可以说是他最后一次看到瞬了,再后来就是蒙着白布的冰冷的尸体了。星矢能感到胸口中压着的悲痛在见到瞬苍白的脸时一下子爆发出来,化作苦涩的泪水落了下来。

 

一辉当时就不声不响地站在他的旁边。

 

“那个时候,瞬明明还活着的……”星矢双手盛着接不住的泪水,自言自语地责备着,“如果我早一点察觉到,那个刻斗士,就不会……”

 

“……”一辉沉默着从他身边走过,在瞬的身前蹲下,想把他露在外面的手放进白布里,却听到什么东西落地而发出的沉闷的声响。

 

天空转阴了,灰色的乌云盘踞在高空中,一瞬间降下淅淅沥沥的雨水。

 

一辉把那个东西捡了起来,那是仿佛玉质的仙女座的圣衣石,他把那块玉坠放在掌心里摩挲,指腹触及到原本光洁的石头上密布的如蛛网般的裂痕。

 

瞬被医疗队带走了,一辉也不知去了哪里。

 

一个月以后的追思会上,星矢在瞬的墓前放了一束悼念死者的花朵。战争的结束同时也是新的开始,虽然失去了很多的同伴,但他还有活下去的希望,还有一定要走下去的漫长的路途。

 

星矢最后向瞬道了别,向着与另外两人集合的地点走去的时候——

 

“星矢。”

 

他以为应该不会出现的人,总是在出乎意料的时间上出现。

 

“一辉!”他猛地回头,看到一辉就站在墓前,身上穿着黑色的西装,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墓碑上的名字。

 

“你来了啊!什么时候来的呢?我都没有看到你。”星矢意外地说着,见一辉作势要走,赶紧把他拦下,“别走啊!”

 

一辉不耐烦地瞥了他一眼,把他的手甩开。

 

“对不起,一辉。”星矢埋着头说道,“因为我的关系,瞬才会……”

 

“并不是你的错。”一辉打断了他的话,像是不高兴听下去。“这个给你。”一辉把完好如初的仙女座圣衣石递给他。

 

“这是……瞬的?”星矢拿起来看了看,不解地问道,“为什么给我?”

 

“啊,以后有合适的人,就给他吧。”一辉的意思似乎是让他保管这个圣衣石,直到继承人出现为止吧。

 

“你要去哪里吗?”星矢不再和他纠缠,把圣衣石收好,转而又问,“不留在圣域?”

 

“……”一辉撇过脸,没有看向星矢,“为什么我要一一告诉你?”说完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星矢目送着他的背影远去,留恋地再看了一眼墓碑,说道:“看他那个样子,说不定下一秒就去冥界把你带回来了。”

 

“再见了,瞬。”

 

永别了。

 

-Fin-

评论
热度(3)
  1. 妖精的茶会关爱小火鸡 转载了此文字
    好棒好棒好棒!!!!!

2014-09-09

3 关爱小火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