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妖精的茶会 —

(仗承)史莱姆套套梗

枫糖葡萄干:

梗来自群里的聊天神展,至于这玩意到底会不会这么亮神马的bug……咳……

#################

“‘超薄凹凸颗粒螺纹’情趣保险套?增加感度、激发快感、体验毫无阻隔的感受?”来买午餐便当的仗助无意间在便利店的货架上发现了一排包装艳丽、宣传语还相当吸引眼球的小盒子,“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看着盒子上的说明,仗助回想起上次听到类似的文字时和承太郎的情事。倒不是说平常上床的感觉不好,只是他实在很怀念那个人抓紧自己的背颤抖着高潮的样子……虽然敢提一定会被欧啦到翻页。




上次用加料的润滑油惹恼了承太郎先生,但如果只是套套,他应该也说不出什么来吧?只要事先装傻等插进去生米煮成熟饭……




“仗助!你在蘑菇什么啊?发现什么好东西了吗?”




亿泰的声音打断了仗助脑海里的色情画面,他慌忙把盒子丢回货架上,从旁边随便抓起件商品就冲向了收银台。“没没没没有!就是突然想买个零食!”




“虽然这种事你高兴就好……”亿泰一脸震惊的看着他手里的东西,“但你拿的可是海龟造型棒棒糖……”




***  *** ***




之后的整个下午仗助都处于神游天外状态,满脑子都是使用那种保险套之后和承太郎先生度过激情夜晚的画面预演。好容易熬到放学,他连书包都没顾上拿就冲出了校门。




面皮薄的高中小男生是做不出穿着制服到便利店买套子这种事的,仗助特意回家换了身衣服,戴上太阳眼镜,还用帽衫的帽子把自己标志性的发型遮住一半,这才跑去便利店买下了自己想了一下午的东西。为了不像上次一样放在手里越久越纠结要不要用,仗助直接趁着这股冲动冲去了杜王大饭店。




十分少见的,他到达的时候空条承太郎并没在伏案工作,那个人看起来刚洗完澡,只穿了一件前襟敞开的浴袍,身上还有着沐浴露的味道和微湿的水汽。等到回过神来,仗助发现自己已经一头扑进了承太郎胸前蹭啊蹭啊蹭——看到他露出胸膛就想埋胸什么的一定是一种神秘的条件反射!




“真是够了……”承太郎有些无奈的在仗助头顶敲了一记,“你每次到我这来就只会想到这档事吗?”




“我也有来补习过的呀……”




“最后补到床上去的几率呢?”




“咳……总、总之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就想更亲密一些到底有什么不对啦!”




“在问我到底有什么不对之前,你不觉得自己应该先从我身上爬起来吗?”




“这个嘛……”仗助笑嘻嘻的在承太郎的锁骨上轻轻啃咬着,“刚洗完澡的承太郎先生实在太美味了,我有点不想起来啊。”




承太郎有些不耐烦地“啧”了一声,却无言的默许了他更放肆的行动。




相处久了,仗助就发现他总是维持着一张扑克脸的外甥其实非常好懂,你戳到他的底线他就会揍人,相对的,只要他还没揍上来就基本在安全区内。虽然他有时候会板起脸来用眼刀削你,但空条承太郎基本上对他认为能放任的东西都挺放任。




自己的行为在他而言是可以放任的,仗助承认发现这点的时候着实让他开心了好几天。




随着肢体纠缠的加深,两人之间的热度渐渐上升,欲望也逐渐抬头。仗助暗自决定先偷偷的把套子戴好,等一会承太郎先生顾不上这边的时候再插进去生米煮成熟饭……




这么想着,他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早已事先从盒子里拆出来的铝箔包装,偷偷撕开,把内容物拽了出来。




一个颜色刺眼的荧光绿色套套在他手指间嚣张的显示着自己的存在感。




黄昏中光线慢慢变暗的房间里,没有开灯,想要忽视这种小夜灯一样的东西根本不可能。




“……”




“……”




“你哪弄来的这种史莱姆一样的玩意?”




“噗……啊哈哈哈史莱姆……好吧真的很像史莱姆……”看着手里诡异的套套,仗助这才想起自己当时因为怕看见熟人,直接从货架上摸了一盒连包装都没仔细看就冲去结账了,难道拿错了吗?不是吧开什么玩笑啊?




“真是的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看着忽然脱力貌垂头丧气趴倒在自己身上的小舅舅,承太郎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托起他的下颌吻了上去。




“我倒觉得每次都很认真在努力装帅的小鬼,很可爱啊。”




评论
热度(26)
  1. 妖精的茶会枫糖葡萄干 转载了此文字

2015-03-06

26 枫糖葡萄干

标签

仗承JOJ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