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妖精的茶会 —

没有钱1

泽迦利亚想过安静的生活:

*无替身设定的现代都市背景


*早八百年看的没有钱,不知道该不该算paro,不过没有钱本来就是烂俗老梗……我这差不多也就是强……没什么弱,强美?的烂俗老梗嗯。什么你跟我说逆家?啊哪里有逆家?用显微镜能看到吗?


*老板吉良。新大……门的另一边。我是怎么就忽然惊觉反过来才是……正常的呢?


*有肉在途


*更新完全随机。敲打只会收到喊痛




没有钱


其一


吉良吉影的眼睛被蒙住了。但是从人造光源中放射出来的强光依旧锲而不舍地穿过黑色的眼罩,在紧闭的眼皮上投射出一片血红色的大幕。耳畔净是些难以分辨的嘈杂人声,四处弥漫着汗气与糜烂的香味,舌头与牙齿则品尝到了口球的橡胶质感。细的麻绳捆缚住四肢与躯干,那是他身上唯一的着装。吉良吉影已经将同一个姿势保持得太久,稍微活动便能听见包裹在肉里的关节咔咔作响。


“……成交!”恍惚之中,似乎有人大声喊出了这个词语。随即便有人来挪动吉良吉影的身体,他终于明白这大概就是自己未来的命运被决定的瞬间了。


一向只追求平静生活的吉良吉影怎么会沦落到如此境地?




究其原因,便要追溯到一位名叫川尻浩作的远房表亲身上。吉良吉影父母亡故,川尻是他在世上仅剩的数名感情相当疏远的亲人之一。周五下班之后,吉良吉影接到了这位十年中都没有联系过的表亲拨来的电话,川尻似乎处于非常危急的情境之中,一边叫吉良不要报警,一边让吉良带着钱到指定地点来救他,语带哭腔,说话颠三倒四。


吉良吉影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是欠了川尻浩作一条命,才会老老实实按他在电话中所说的做。


他携带着作为赎金的自己的全部存款痴傻地站在路边,直到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他身旁,有十分粗鲁的声音勒令他上车,然后有好几双手伸向他,将他扳倒捆扎起来。他看见表兄也被捆起来扔在后座,一双毫无生气的漆黑死目好像看待宰的羔羊一般瞧着他。


“钱,完全不够。”副驾驶上穿着黑色西装的强悍男性歪着嘴说。


“怎么办呢,浩作。你还有别的亲戚朋友吗?实在不行的话就把忍和早人交给我们怎么样?”叼着烟头的司机笑着说。


“不行!绝对不可以!请放过我的妻子和儿子,他们是无辜的!”川尻浩作相当激动地说。


“这样说起来,你这位表弟难道就有什么罪过吗?”后座脸上有疤、同样穿着黑西装的高大男人对这种求情嗤之以鼻,转而观察起了从头到尾一直一言不发的吉良吉影,“不过比起你来,这金发好像还颇有些味道,或许能值几个钱吧?只可惜年纪大了。”


“那行情又有谁能说得准呢,说不定有些富得流油的肥婆或者同性恋老头就好这口。”司机把燃尽的烟头戳在车门上,然后随手抛了出去。“总之先拉去拍卖行看看吧,说不定还真的能对浩作君还债起到些助益作用。”




吉良吉影拉回了思绪。他现在正躺倒在地面上,一双温凉的手正在给他解开绳索。有人聊天的声音一点一点变得明晰起来。


“……口味挺特别啊,老板。”


“只允许你喜欢毛都没长齐的小鬼,不允许我喜欢中年大叔吗。”


“没有的事,只是有些惊讶……不过,成熟的身体的确也有种种好处啊。”


那双手慢慢地摩挲着吉良吉影略微有些凹陷的脸颊。吉良吞咽了一口口水,他只知道这位买主的手掌干燥而柔软,声音低沉又冷酷,自己的前方仍然充斥着挥之不去的深黑的绝望。



评论
热度(51)
  1. 妖精的茶会泽迦利亚想过安静的生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