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妖精的茶会 —

【全职】【叶皓ABO】强制标记

叶皓食粮❤️

Bellbear:

★ 和 @一个郎朗=。= 合写的,她负责艹我负责除艹以外的~


★ 私设多,OOC,ABO,18R大大的有,慎入,慎入,慎入


-----------------------------------------------------------------


   “……呼啸战队副队长刘皓,日前被曝出长期使用违禁抑制剂并伪造性别的传闻。昨日,经联盟证实,除了执法机关开出的巨额罚款,刘皓为此还将面临18场的禁赛处罚,也就是说,该选手将缺席本赛季剩下的全部比赛。常规赛即将结束,本赛季状态低迷,目前排名第十的呼啸战队想要跻身季后赛将更加困难……”


       此后呼啸召开新闻发布会的时候刘皓并没有参加,而战队经理更是宣布了本赛季结束后,刘皓合同期满自动恢复自由身,呼啸方面暂时没有与他续约的打算。在批评了他的违规行为后,也委婉的赞扬了他的能力和为呼啸做出的贡献,鼓励其他战队与该选手签约。


       这显然只是个客套话。Omega很难进入职业联盟的原因显而易见,刘皓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错。目前他所使用的违禁抑制剂已被没收,发情期散发的Omega信息素显然对任何战队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麻烦。加之刘皓并不是一个年轻的,近两个赛季的表现也并非抢眼,即使徘徊在出局边缘的小战队都不愿投来橄榄枝。《电竞之家》这样的权威杂志都直言不讳的指出,该选手的职业身涯很有可能就此结束,显然刘皓的未来不被任何人所看好。


       在战队待到了常规赛结束,呼啸排名第十一,结束了这个赛季的征程。还没有收到任何战队合作意向,刘皓只有卷铺盖回家了。


       自己的房间估计也将让给其他的队员——正在这么想着的时候门口传来了不轻的敲门声。


      “副队,你在么?”虽说还以副队长来称呼,显然已经没有了尊敬之意——讽刺还差不多。


       刘皓开门,是今年战队从呼啸训练营里挑出来的一个魔剑士,Alpha,只有16岁,却展现出了不小的天赋——刘浩清楚就算自己没有曝出这事,也迟早沦为这个小子的替补。如果不是自己被迫的离队,这个小孩在下赛季初才会被曝光。不过目前战队倒是毫不吝惜的包装他,某种意义上也是安抚粉丝的情绪。给他打造一个新角色的功夫也省了,自己手上的暗无天日直接就被他继承了。


    “经理表示我下赛季搬来这个房间——副队,看来我真是全面接替了你的位子啊。”那家伙眉眼弯弯的,却是一点也不讨喜,肆无忌惮的在房间里转悠。


     “抑制剂?”那小子转到刘皓的桌子前面,准确的拿起了那一罐刘皓刚买回来的东西。


     “放下。”刘皓忍着怒气,语气不善。


       但显然那家伙完全没有服从的意思,背对着刘皓都没转过身,手上把玩着那个罐子:“这个牌子我见过,正常的抑制剂,也省得我再去查了——哦我都忘了,副队现在不用打荣耀了,不需要那种掩盖信息素的违规产品了啊……”


       刘皓再也忍不了,冲过去躲过他手上的抑制剂,指着门口怒不可遏:“给我滚出去。”


       那小子脸上的笑容僵了一瞬,很快收起表情,直视着刘皓的眼睛:“给我们呼啸招来那么多麻烦,叫你一声副队是看得起你。你等着瞧吧,我会让所有人都知道,战队让你拿着这个角色坐到这个位子上,是多大的一个错误。”说着靠近刘皓捏起他的下巴:“——绝对不只是Omega和Alpha的区别那么简单。”


       对面年轻的Alpha刻意的昭示自己的存在,刘皓竟是微微的发抖——这两天发情期就要到了,刘皓刚买回来的抑制剂还没来得及吃,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显然十分危险。好在Alpha估计也是没什么兴趣,片刻便松了手,狠狠地摔上了门。


       刘皓平复了一会呼吸,赶紧抓过抑制剂吃了两片,才勉强支撑到收拾好行李,走出呼啸。


       当天就回到了H市。大概是由于之前的强效抑制剂,太久没有经历普通发情期的刘皓中途又有几次差点撑不住的情况,反复吃了几次药片才支撑到下飞机。


       兴欣那一带是刘皓回家的必经之路,只是走过门口的时候完全没有想到会这么不巧的遇到那个人。那个人估计只是来兴欣看看的——他都退役三年了。刘皓想想自己当年针对他做的那些事,突然一阵心惊——一直不相信报应,但自己真的从那之后就打击不断。


     “刘皓?”


     “……”即使低着头赶紧离开还是被他叫住了。叶修还是那副闲散的语气,听在刘皓耳朵里却那么刺耳。


       没准备回应,想加快步子却又突然一阵腿软——难道普通的抑制剂已经无法对自己起作用了么?


       那个人的Alpha信息素越来越强,刘皓觉得一阵眩晕,行李砸在地上。强撑着没有倒下,却也是先一步被那人拉住了手臂。


     “这么浓的味道……”那个人的声音都有些模糊了,还混杂着其他Alpha的味道。刘皓觉得自己下身已经慢慢的抬头——不行了。


     “啧,没吃抑制剂么?”叶修扫视了一下周围,至少有五个Alpha对这里虎视眈眈,当机立断拉着刘皓从侧门拐进兴欣,找了间休息室把他扔进去再锁上门。


     “……”只剩下叶修一个人了,刘皓感觉到好一些,立马强撑着要往门口走。


       叶修没拦他,抱着手臂看着他还没走到门口就脚下一软,跪在地上。


       刘皓愤怒的盯着叶修:“我不用你管。你出去。”眼睛里都是水光,倒是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抑制剂呢?”叶修有点无奈,这人是没有一点身为Omega的自觉么?


     “……”刘皓这才想起,有些恶狠狠的从口袋里摸出药片吞下——最不想被这个人看到自己的狼狈。


       叶修去把窗户打开:“你自己休息好了就走吧。”


       刘皓没理他,背身调整呼吸。


       叶修也没多说,带上门长舒一口气——自己呆在那个充满Omega味道的房间太久,也会有点把持不住。


       只是等了一个多小时也不见刘皓出来,叶修只好又过去敲敲门。没有回应。推开门的时候就感觉到不对——吃了抑制剂却完全不见好转,刘皓缩在角落,脸色潮红,呼吸灼热。


       叶修不顾他微弱的反抗拿出他的抑制剂,只闻了一下就感觉不对——虽然不多,但确实有类似催情剂成分的味道。


     “你今天吃了多少这个?”


     “……”


     “说话!”


     “八、八片……”


     “妈的。”叶修难得的低声包了句粗口,“我带你去医院。”


     “滚……”


       叶修皱着眉头看他。


     “滚!”刘皓吼出来,“我哪敢劳烦叶神帮忙?


 


 【以下H部分是  @一个郎朗=。=  大大一手操♂办的!肉超香甜!】





    


 


 


       叶修穿好衣服坐到床边,发现刘皓还在哭。


       压抑的呜咽由于自己的靠近变得更低,一副喘不过气的样子。叶修拉了个毯子搭他身上,转身去墙边的椅子上坐,点了一支烟。


    “你的抑制剂被人掉包了。”


       刘皓依然不说话。被烟呛的轻咳了两声。


       叶修眯起眼睛,突然想起了很多事情。——想起了他刚进战队的时候崇拜的眼神,想起了明明没什么天赋却憋着一口劲埋头苦练的样子,想起了把他提为副队长的时候他高兴的样子,想起了他后来越来越算计越来越阴暗的神情,一直到他架空自己嘲讽自己的样子。后来也就没再怎么见过他。


       其实知道他在联盟混的并不好。只是他一直苦苦强撑。


       看他现在一身凌乱,头发眼睛都湿漉漉的可怜样子,叶修莫名的有点后悔——他现在已经很不好了,还是没能忍住。


       不管他做了什么,不管他后来受到什么诱导,为了目的不惜手段,把自身陷入了这般境地,叶修发现自己还是执拗的记得他刚出训练营的单纯的样子。


       ——不然也不至于一时冲动。


       标记他,这几乎会毁了他的一生。


       叶修皱了皱眉头。头一次有了不知所措的感觉。烟头都快要烧到手指头了才回过神,看刘皓依然没有动,也只能出去让他好好休息一阵——刚被标记的Omega很脆弱,自己也不能走远。


       不过叶修显然低估了刘皓——只是下楼给他叫了份外卖的工夫,就发现他已经偷偷跑掉了。


       叶修只能叹气——要说他现在应该走的不远,通过信息素也不是追不上他,而且依稀记得他家就在这附近。只不过大概是心里有些抱歉,既然他要逃,叶修也只好作罢。


 


 


       半个月后。


     “检查结果显示,您确实处于受孕状态,时间大约在两周前……”


       刘皓呆呆的看着医生。


     “……先生,您现在的状态并不好,这对您和孩子都……”


     “如果我不想要呢?”


     “……!”医生停下手上在写的处方,抬头惊讶的看着刘皓,“先生?”


     “我不想要这个孩子!”刘皓狠狠的甩掉手上的检查结果,从病床上坐起来,“医生、医生,你有没有办法,求求你,我真的不能……”


     “先生,根据国家法律规定,受孕的Omega是不允许……”医生的话并没有说完,就看见刘皓呼吸起伏变得剧烈,脸色苍白。


     “先生?先生!您现在身体状况很不稳定,我必须联系您的Alpha,请您立即提供您Alpha的联系方式。否则我就要联系Omega人权协会,将由他们代由照顾您和您的孩子。”


       医生看到对面的Omega满脸泪水,却是咬牙切齿的不甘,生怕他一时昏厥过去。正当医生下定决心给人权协会打电话的时候,听见刘皓微弱的声音:


     “麻烦借一下电脑。”


 


       这个Alpha进门的时候,病人虽然对自己的Alpha似乎十分抗拒,监控却显示Omega的身体状况在信息素的影响下趋于平静。联想到Omega是通过QQ叫来的标记自己的Alpha,医生对目前年轻人的网恋一夜情直摇头——真是太不负责任了。


       好在这个Alpha看起来叼着烟吊儿郎当的,情绪倒是很正常,对着医生做了一个交给他的手势,医生也放心的给他们带上了病房的门。


 


 


   “是我的错,你没怎么经历过发情期,我该告诉你避孕的。”
     叶修的语气很诚恳,但这话听在刘皓耳朵里怎么都不是个滋味。
    “你赢了,你满意了吧?”
     叶修掏烟的手顿了一下。
   “我不过是破坏了你两个赛季,你不愧是大神啊,一出手就直接毁了我这一辈子。”
     虽然眼神凶狠,语气不善,可是面对叶修说出这样示弱的话,也能看出他心里动摇到了何种程度。
      叶修不知为何轻笑了一下,准备点烟。
      刘皓被他那一笑气的浑身颤抖,却又不得不出声:“别在病房抽!”本以为说了这句话,叶修肯定会出去抽烟,结果这人却是不在意的又把烟放回去,坐在那看着刘皓。
      尴尬的沉默。刘皓不想就这么被他看着,掏出手机无意义的滑动。看得出来这段时间他身体真的不好,细瘦的手臂搭在洁白的被单上都显得苍白。
       “生下来吧。”
       刘皓抬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叶修。
       “啊,这样说有点不对,你怎么着也得生下来。”
       “你闭…!”
       叶修没理他继续说:“我的意思是,生下来,我们一起养。”
      “谁要跟你……”
      “我现在也比较闲,可以考虑组建家庭——当然你不愿意也没事——总之可以一起抚养孩子,你现在也不怎么打比赛了,我也退役了,养养孩子,说不定未来又是一个我——”叶修说的理所当然,粗糙的画着未来生活的蓝图。
      刘皓一下没忍住,眼泪滴在了被单上,吓了叶修一跳:“诶诶,不愿意就算了,孩子我会出钱,你要自己养也没事……”
        “为什么……”
       “嗯?”
        “什么都要听你的……总是被你牵着鼻子走……”
        “……”
       叶修很久没说话,房间里只有刘皓偶尔吸鼻子的声音。
       “我不会再标记别人的。”
       “……”刘皓什么也没说,但叶修确信自己看到他点了点头。
       “那……”叶修坐到床边张开双臂。
       这个别扭的家伙,红着眼睛,别别扭扭的靠近了叶修怀里。



评论
热度(1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