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妖精的茶会 —

【叶皓】归时计 85

马住进度~

燃烧的壁炉:

房间里的空气,意外的有些沉默。


刘皓有些愣神,他一时之间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下意识地抬起头看了看对面的时钟。时间是晚上九点五十五五分,婚礼的时候理论上来说应该喝一杯新人敬的白酒,叶修这个不知节操为何物的人愣是众目睽睽之下往杯子里斟了两杯白开水,然后一饮而尽,意犹未尽地露出一个慵懒的笑。


“好酒。”


距离这个喝上一杯好酒的时间大约已经快两个小时了。刘皓上上下下看了几圈仔细确定了一下叶修应该没醉,这才有些迟钝地眨眨眼,话从嘴里说出来的时候好像还没太弄清自己说的是什么。


“什么?”


对面的人似乎对他突如其来的反应感到异常的不满。


这种不满不是叶修说出来的,而是刘皓一下子就觉得,叶修的表情有那么一丝微妙,甚至有一点濒临崩溃的架势。他当即先吓了一跳,随后又莫名其妙地想,自己今晚应该没说错什么话吧?脑子放空了几秒钟,意识停留在叶修说的绑在特殊的位置上这件事情上——嗯,关于军婚这件事情的严肃性他们讨论的时间也已经超过一年了,叶修虽然很少提但是刘皓背后查的资料绝对不少,也知道要是决定成为军属肯定不会跟普通人一样。成为一位......军夫?当然,他肯定是不会变成军嫂的。


叶修家里的情况刘皓再明白不过。思想准备做了不止一会儿了,于是刘皓很认真地点了点头:“我知道啊,这不是很正常吗,军队里都是这么麻烦。反正我又没什么出国移民的想法,也没什么海外关系,有什么愿不愿意......”


刘皓的声音在这里戛然而止。


脑海之中似乎有一根弦在嗡鸣。被天上掉下来的鸡毛砸晕的脑袋现在开始重新运转。想象的世界里他好像还在抱怨为什么会被鸡毛砸到,然后捡起了鸡毛一看,是一张前往天堂的通行证。


刘皓觉得有点晕。


“等等......你,你说的这个情况,我们,我们可以讨论一下。”


刘皓开始不自觉地说话。他一向以能言善辩、说得不那么好听叫做巧言令色著称于嘉世战队,语言一向是他最好的武器,除了面对叶修的时候。近朱者赤,明明叶修说话一点也不文绉绉,但是看了一大顿解放年代纪录片试图理解这种大家庭儿童生活背景的刘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莫名沾染了些奇奇怪怪的语言习惯,比如他刚才差点把“叶修同志你说的这个情况”脱口而出。刘皓觉得晚上喝的水里可能被叶修偷偷掺了点酒精。他有些埋怨地看了眼叶修,眼睛里面不知道为什么比平时更加亮,褐色的瞳珠上反射着天花板灯的白光,映在叶修眼睛里好像是森林里温和无害却被虎豹盯上的食草动物。


叶修颈上的喉结微微滑动了一下。


“呃,那个,叶修,你说的是......愿不愿意军婚?还是说那个你们家的情况比较特殊?以前我们不是都说好了,运动员退役以后要是顺利的话就在杭州附近的军区,要是你家里比较麻烦就到北边来,我都无所谓,你也知道我家这个情况。哦!不过那应该也不是这个赛季的事,没什么好急的。总之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当然没什么意见,上次都说过的事就不用管它了,我觉得现在比较重要的是嘉世......”


他极力劝解着,就仿佛叶修在因为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很纠结一样。但是重复的话大同小异,这接连不断的语气一点也不像是有什么事都能一脸温和的刘副队。


“哦。”


叶修的声音略带着低哑。


这是他自刚才以来说出的第一个字,也是唯一一个字。


刘皓莫名觉得心里有些跳得不规律。


“当然,那个,你要是觉得还有那些不方便的,尽管提出来我们再说,反正咱们都已经这么多年了,也不担心一时的问题,就算现在不解决以后也有时间的,要说什么愿意不愿意的——”


“所以呢。”


叶修忽然上前打断了他的话。


刘皓一愣,他面前的叶修在身高上并不占优势,整个人懒懒散散更是没什么威慑力,但是就是这样的一句话,却让他几乎觉得无法岔开话题。


“嗯,所以......”


“所以,愿意还是不愿意,给个准话啊副队。”


叶修从怀里逃出一根烟。他很少在两个人的时候主动吸烟,更何况还是原则上并不鼓励抽烟的旅馆里面。刘皓眼睁睁看着他点燃放进嘴里,吐出一大口眼圈,其中的雾似乎蒙住了他的眼睛,让他什么也看不清。


“你是愿意继续呆在嘉世当副队,还是呆在嘉世当副队,顺便到我家来签个字。”


签字。


雾气中的似乎全是辣味,把刘皓的眼睛呛得通红。他下意识想要抹一下受灾严重的双眼,却透过大片大片的雾气看到侧立在面前的叶修。叶修没有看他,他的视线似乎没什么焦点,唯有烟雾在不断扩散到自己面前。


刘皓发誓,他从里没有见过这样的叶修。


仔细回忆起来,这一天以来见到的,似乎全都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叶修——又或者说,这是只有在家庭里才能见到的,有大笑的,有规矩的,有老朋友和兄弟的叶修。还有此时此刻,用烟雾来遮住自己的表情,试图为紧绷的心蒙上一层保护的叶修。


叶修在紧张。


他的呼吸看似平稳,却全都被叼住烟的动作给掩饰住了。


没错,这是在两个人这么多年的相处之中,刘皓第一次完完全全地在双人关系的地位上凌驾在了叶修之上。


叶修并不是在询问一件事,更不是询问,而是——


请求。


刘皓觉得应该说些什么让自己显得更镇定一点。


但是显然他做不到。


泪水并没有落下来,它们随着刘皓波澜壮阔的心境而慢慢地溜了回去,只余下一点点的影子,使得水光蒙住清秀的面庞上那双最漂亮的眸子,亮晶晶的眼神几乎能够用反射的光照亮阴霾。他轻咳了两声,用咬唇的动作来掩饰嘴角和脸颊的颤抖,伸手上去做了此生最想做却从来没做过的第一件事。


他把叶修嘴里的烟抽出来,吻了过去。


 


-----------------------


你们猜我会不会人干事




















答案是,臣妾真的做不多~~【哭泣脸】我看看酝酿酝酿能不能酝酿出什么暧昧的朦胧的描写但是估计难度太大了我会试图再酝酿酝酿的......


咳咳不管怎么说正式稿修订的时候一定会。。。我一定会。。会出一个的,至于是哪一夜再说吧......

评论
热度(103)
  1. 妖精的茶会燃烧的壁炉 转载了此文字
    马住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