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妖精的茶会 —

[叶皓]暗无天日0。

叶皓食粮

谷云起。:

母亲去世的那年,刘皓十岁。




小小的刘皓在母亲的葬礼上哭喊着要妈妈,却被父亲一巴掌抽在脸上,脑袋里嗡嗡直响像是耳朵里飞进了十几只蚊子。




刘皓停住了哭。




他在那一刻意识到,这个世界唯一一个真心爱自己的人走了,再也没有人会爱自己了。




亲戚们说刘皓长大了,他们来家里做客的时候刘皓会踩在板凳上为他们切西瓜,鸡蛋炒西红柿也做的有板有眼。有人感叹他的成长,更多的人是对他的命苦唏嘘不已,只有刘皓心中清楚,父亲是如何在喝醉后毒打他,用刀切在手指上有多疼,热油溅在胳膊上起的泡要多久才能消去。




刘皓一天一天成长,容貌的变化,心智的成熟,无一不在证明当初在火葬场哭的少年已经死在了成长里,现在的刘皓,在亲戚眼中安静又不失少年该有的活力,在学校里是家庭条件差但依然刻苦学习的班长,他的生活好像应该完美无缺的进行,他会娶妻生子,过上幸福富裕的生活。




刘皓也是这么想的。




直到有一天。




两个同学在班级里炫耀卡片,互相之间吹嘘自己的职业与账号。刘皓身为班长想要过去稍微提醒了一下两个人注意班主任,却被带进了一个美妙的世界,荣耀。




这个世界在同学口中像是梦境,没有虚伪不用装作乖巧,想对付谁只要你有技术有装备自然就能够轻而易举的让他死在你面前,刘皓的心发痒,不动声色的回了座位,放学以后却偷偷去了离家三车站的黑心网吧,付出了一周的吃饭钱,让老板帮忙买了一张账号卡,并且帮他开了一台机器。




刘皓将账号卡插进键盘特有的读卡器,选职业的时候纠结了十分钟,参考了所谓职业选手的职业和比赛视频,在战斗法师和魔剑士之间选择了后者。随后系统界面变化,让刘皓给这个魔剑士起个名字,刘皓瞥了一眼身边的书包,看了看鱼龙混杂的网吧,想了想自己的生活,最后在键盘上划拉出来暗无天日几个字。




当晚,刘皓因为回家时间太晚被揍了一顿。




第二天他鼻青脸肿的给亲戚打电话,哭诉自己因为在公园写作业太晚回家而挨揍,电话那端的女人帮他跟老师请了一周的假,又提了水果去看刘皓。两个人聊了半天学习,女人看刘皓满脸泪痕还强颜欢笑的样子,给他塞了几百块钱嘱咐他在家里要把门锁好就走了。




刘皓送走了女人,捏着几张红色票子,想了很久这些钱的用途,后来他跑回房间将自己的私房钱都拿了出来,兜里揣了近两千块,花了五十从网吧换回了一个淘汰的,能够插荣耀账号卡的键盘。




回到家,开开心心地玩了游戏。刘皓本身手就快,加上脑子灵活和攻略辅助,一周没日没夜的电脑游戏终于让他冲到了二十级。下一周,他又白天念书晚上游戏地折腾,这么日复一日,过了两年多,终于在刘皓中考之前到了满级。




那时的刘皓在网游里已经小有名气,对于职业圈也有了一定了解和憧憬,他狠下心,中考的时候故意没考上高中,又说服父亲让他一个人去远在北京的亲戚家住几年,顺便可以打工,等他攒够了读技校的学费再回来。




就这样,刘皓走进了嘉世的训练营。




杭州的天气与北方相比还是过于变化多端。




刘皓在火车站的厕所换短袖的时候这么想,以后要多注意天气预报。




打开百度地图找好了路线和公交,刘皓在车站上了车。少年坐在最角落的位置,膝盖上放着行李,脸上是稚气未脱的笑。




“只要我好好努力就能摆脱那种鬼一样的生活。”他兴奋地望着窗外绿色的树和城市的花坛,并且在心中暗自下了要好好努力的决心。




嘉世刚刚得了第二次冠军,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门面修的高大上,刘皓下了车只要远远就能看见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豪门果然不一样。




他一边感叹,一边拖着行李进了嘉世大门,经过了一番周折,最后加入了嘉世训练营。




“队长你好,我叫刘皓!”




记忆戛然而止。



评论
热度(18)
  1. 妖精的茶会谷云起。 转载了此文字
    叶皓食粮

2015-08-17

18 谷云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