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妖精的茶会 —

【叶皓】做鬼也不放过你(1)

叶皓食粮

头顶大肥鸡:

咳叶皓梗如题:就是刘皓车祸挂了,然后化身艳鬼(……)夜夜爬叶神床爬得不亦乐乎……最后HE的故事。


ps:私设如山,ooc


第一次爬床


  刘皓死了。


  叶修站在网吧门口抽烟,从旁边躲雨的路人口中知道了这个消息。


  “没想到啊,人就这么没了。”路人惋惜似的感慨了一句,“几年前我还粉过他呢。”


  “是啊,年纪轻轻的,我看刚才微博上说是为了救人出了车祸。”同伴附和了一句,带着漫不经心的神色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这雨可真大。”


  夜浓如墨,对面的人家紧紧地闭着门窗,似乎已经入睡。只有街道两旁的路灯还亮着,在橘黄色的灯光下人用肉眼可以清楚地看见那仿佛断线珠子一样不断下坠的雨水。


  “等会儿吧,刚才雷声可大着呢,估计等等就停了。”路人抬头看了一眼大雨说。


  “哦。”同伴应了一声,盯着雾蒙蒙地灯光看了一会儿,转头看着路人忽然开口来了一句,“我记得刘皓才刚转会吧。”


  “没错,这才刚转会到呼啸。”路人轻“啧”一声,“这下呼啸可亏了,人还没用呢,就已经没了。”


  “世事难料,好人呐……真是可惜了。”同伴叹了一口气,瞥了夜空一眼,嘴中“诶”了一声,拍了拍身边的人,“雨停了!”


  “真停了。”路人惊喜地说。


  “快走快走,看这时间,快得话还能看场球赛。”


  “今天是西曼对维斯?”


  “是啊。”


  “卧槽,这场我想看很久了,快走快走。”


  他们始终没有发现身后门口还站在一个人。两人说着话,渐渐地隐没在了夜色之中。


  叶修收回自己的视线,慢慢地回过了神。


  他抬手取下衔在嘴角的烟头,节骨分明的手轻轻一动,已经结成长长一串的烟灰被抖落掉在了地上。


  刘皓死了……?叶修心中感觉有些突然以及几分的难以置信。


  “叶修,你跑到外面来干什么?”不知什么时候,陈果站在了叶修的身边,正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他。


  “里面空气不怎么好,我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叶修说着,掐灭了烟头,转身走进了网吧。


  “……原来你也会嫌弃里面空气不好。”陈果用着感慨的语气说道。


  #电竞选手为救人不幸牺牲#事发在今晚9点左右,妈妈在店里买夜宵,小女孩站在街边玩耍。一辆货车失控,闯过红灯忽然冲了过来,此时电竞选手刘皓恰好经过,危急时刻推开了小女孩,但自己却不幸卷入车轮身亡。为牺牲的英雄致敬【蜡烛】【蜡烛】【蜡烛】


  来自iPhoneX


  “叶修?”陈果疑惑他为什么忽然停下了脚步,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了一台电脑屏幕,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刘皓他……”


  “…不是说祸害遗千年吗?”叶修看着微博下面一大片或惋惜,或感概的评论,不由自主地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陈果听见他这话后,无语了一下。


  “刘皓……”她顿了顿,然后皱着眉,“人死为大,你别说这种话了。”


  “……”叶修没回答她什么,转身找了台电脑一屁股就坐了下去登上了荣耀。


  不知为何,平日里最吸引叶修的荣耀在此刻的魅力值似乎有点儿下降,叶修漫不经心的玩了一会儿就下线了,破天荒这么早就躺在了床上。


  “…队长,我…我会努力的!”橘黄色的灯光下,眉眼清秀的年轻队员磕磕绊绊地说着话,一张白皙的脸因为他几句简简单单的夸奖通红得不成样子,仿佛下一刻就能滴出血来一般。


  叶修很困惑,为什么当年那个勤奋、上进、专注的青年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圆滑、精于世故、甚至越来越不将荣耀放在心上。


     


     叶修闭上了眼睛,估计这辈子他也不会知道了,因为刘皓已经死了。


  ……


  空气不知道为什么变得粘稠和灼热了起来,躺在床上仍在睡梦之中的叶修隐隐地皱起了眉头。


  一具带着几丝冰凉气息的身体靠近了他,一双修长而白皙的手慢慢地贴在了叶修的脸上,指尖在上面缓缓移动,抚平他眉间皱起的纹路。


     接着他的手指慢慢地滑过叶修的眼睛,鼻子,嘴唇……一遍又一遍,仿佛不懂疲倦一样的描绘着正沉浸于睡梦之中的男人的五官。


    


     那张有点儿虚胖,但却意外让他喜欢的面孔。


     “叶哥,我喜欢你。”眉眼清秀的青年缓缓低下了头,将自己的嘴唇慢慢地印上了男人的因为干燥而略微起皮的嘴唇。


       那力道轻柔得仿佛一片飘落而下的羽毛,带着难以用言语表达的珍惜之意。


------------


肉地点已确定\(^o^)/

评论
热度(101)
  1. 妖精的茶会头顶大肥鸡 转载了此文字
    叶皓食粮